2.41亿难以聚集的湘鄂债务违约“退出风险”困扰中国云网络

zhongkeyun.com(002306)以“湘鄂餐饮上市公司第一股”的旧名,并没有成为数据巨头,而是成为首支拖欠债务本金的a股市场。

4月7日晚,Chinatech.com宣布,在原定于4月7日支付的4.02亿元企业债券应付利息和返售资金中,有2.41亿元未能按时足额筹集,构成了对圣湘鄂债券的重大违约。

在湘鄂债务的压力下,中国云网络的命运将如何成为最大的问题。

湘鄂债违约从主业餐饮变换到互联网大数据,快速转型试图在新的领域重新崛起的中科云网,最终还是没有逃脱湘鄂债的生死劫,成为A股市场首家本金违约的公司债案例。湘鄂债务违约从主营业务转向互联网大数据,迅速转型并试图在新领域重新崛起的中科云网络最终未能逃脱湘鄂债务,成为a股市场首起主违约企业债务案件。

4月6日和7日,湘鄂青连续发布公告,称收到4.02亿元“圣湘鄂债”的日期为2015年4月7日。但是,公司通过大股东财务援助、资产处置、应收账款回收等方式收到偿债资金1.61403亿元,仍有2.41亿元无法按时足额筹集,构成对圣祥e债务的重大违约。

中国知网(CNKI)指的公司债券是2012年湘鄂公众发行的“湘鄂债券”,利率为6.78%,期限为5年。投资者可以选择在2015年4月回购这些债券。

根据投资者的出售选择,超过88%的债券持有人选择在三年期结束时回购。

事实上,在此之前的2014年7月,该公司发布公告,通过设立一个特别偿债账户、建立一个特别偿债资产池来担保当前债券、并委托实际控制人来处理当前债券的支付问题。

公司此前已为受托人、公司和监管银行共同管理的偿债资金开立了专用账户。然而,由于诉讼相关原因,该公司的“圣祥欧债”偿债账户目前处于司法冻结状态。

因此,武汉三阳路房地产、Xi安高新区房地产以及北京湘鄂青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上海楚兴湘鄂青餐饮服务有限公司和上海杜威餐饮发展有限公司参与增信资产池的三个子公司的股份已于去年抵押登记,中科云网络北京大兴区的房地产已于今年陆续抵押。

今年3月16日,中国科协实际控制人孟凯的一致行动人周珂香阁镇减持了中国科协3000万股,实施了约1.6亿元的偿债基金,但仍不足以支付债券的支付金额。

对此,接受记者采访的一些业内人士坦言,从目前2014年湘鄂年报的基本业绩损失来看,在餐饮行业屡遭亏损的背景下,中国云柯网能否填补目前支付的湘鄂债务仍是最大的问题。

根据zhongkeyun.com 2014年度业绩公告,公司流动资产负债率为97.75%,其中主要负债包括“圣祥e债”、信托贷款1.1亿元、银行贷款4000万元、部分预付款及对供应商的付款等。

4月8日,记者致电香阁相关人士。该人士告诉记者,该公司正在研究如何解决公司债券的融资缺口。具体情况不容易透露。

取款风险据记者所知,圣祥厄债务的受托人是广发证券。4月6日,广发证券宣布,将在违约后5个工作日内以公告的形式发出通知,召集2015年ST相鹅债第二次债券持有人会议。

如果违约在30天内没有解除,圣香鹅债券将进入“加速清算阶段”。持有债券总本金50%以上的投资者可以通过债券持有人会议的决议宣布未偿本金和相应利息立即到期应付。

如果发生这种情况,中信银行将面临更大的支付压力。

对此,包括北京威诺律师事务所主任杨兆权律师和几位法律专家在内,祥娥认为祥娥这次违反了付款合同,或者将面临债权人向法院提起集体诉讼,要求法院重组或清算中建总公司。

据记者了解,如果上市公司拖欠还款,一是投资者可以与公司协商,双方可以就还款时间达成协议。另一种是投资者直接向法院要求企业出售资产来偿还债务。第三,如果公司的资产被发现破产,法院必须宣布公司破产。

“从湖南和湖北的现状来看,向法院起诉是最有效和最快的方式。从该公司发布的当前财务报告来看,该公司的资产已经资不抵债。

”律师直言不讳地告诉记者。

公开信息显示,公司目前有7家餐厅和商店,“湘鄂青”系列商标正处于转让注册阶段。餐饮业务的持续亏损并没有从根本上扭转。餐饮业务和快餐业务仍处于持续亏损状态,集团餐饮业务利润有限。

在公告中,Chinatech.com还坦言,根据2014年年度业绩公告,该公司业绩连续两年亏损,其经审计的净资产最终可能为负。

如果债权人或受托人提起诉讼并被法院接受,股票将面临退市风险。

在业绩下滑和利润增长双重困境的背景下,本报将继续关注资不抵债的中科云网络能否度过这场灾难。

发表评论